杜威不如李玮峰范志毅血性 老实人在沉默中爆发

陌生女子的电话骚扰除了破口大骂就是不出任何声音,杜威并没有采取行动,只是希望用接起电话不搭理让她多掏电话费进而知难而退,母亲实在气不过,也曾拿起电话,却也遭到辱骂。

上海人以细腻温和出名,上海的足球风格也是如此,常被对手斥为偏软。不过,上海申花的中后卫,从范志毅到李玮锋,却都是风口浪尖的人物。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范大将军以脾气暴躁著称,先不论真假,关于他“打裁判”、“打出租司机”的新闻在百度上搜索起来就有数千条。而来自东北的拼命三郎李玮锋虽然踏上了上海滩,却保留了他的北方性格,几度沉浮,是这些年来唯一可以将中国足坛搅得风生水起的江湖大佬。

接下来呢?“威锋组合”解散,申花再由中后卫杜威出任队长。然而,尽管也曾是被冠以“超白金一代”的国奥队队长,尽管来自中原河南,杜威的个性与之前的两位大腕却相去甚远。

在队友眼中,这位队长在球场上与他们的沟通不多,平时生活上更不用说,很多人早就给他下了“不合群”的定义,因为即使是申花赢来一场大胜,出去泡吧、唱歌庆祝的人群中也少见杜威的身影。外乡人杜威在队里几乎没什么朋友,原有的几个是打替补的小队员,现在大多因为上海两队的合并丢了饭碗。很多队员都认为杜威缺少队长应有的霸气,更有采访申花的老记者直言:若不是资历老、能力强,杜威早被队友排挤掉了。

内向、老实、厚道,和杜威从国青到国奥相处了5年的队友们这样评价他们的队长。杜威不是喜欢带着小弟混的范志毅和李玮锋,20岁的杜威那时候只知道闷头踢球,不沾烟酒、不打游戏,与关系最好的几个哥们儿于涛、王新欣等人打“滚子”(大连扑克,类似拖拉机),总被他们嗤笑“贼笨,连偷牌都不会”。从那会儿到现在,杜威一直有个像小孩子的习惯——喜吃零食,除了训练,任何时间看到他,他的嘴都不会闲着。

沈祥福平素治军严谨,5年里国奥队让媒体爆炒的新闻只有一条——泡吧事件,不过即使是那唯一的一次,也没有杜威。国青刚刚集结,沈祥福对这个“细得像竹竿的孩子”几乎没有留意,性格开朗的胡兆军、高明那时候最为活跃突出,也最受教练倚重。随着身材的变化和能力上的突飞猛进,杜威逐渐获得了沈祥福的信任。何况,不仅仅是在球场上稳重、大局观好,生活上的自律也让主帅刮目相看,“这孩子从来不讲脏话,不给队里添麻烦。”

杜威也一直记着沈祥福的好。国奥解散后,逢年过节他必打来电话问候。沈祥福带队去上海比赛,赛后杜威也会拉着于涛一起去拜会恩师。沈祥福当了广药主帅后,杜威每每遇见我,都会让定居广州的我转达问候。上一个春节,杜威还带上女友去给沈祥福拜年。

杜威的孝顺是出了名的。与许多国奥同龄人相比,他的家境殷实,父母都是郑州体工大队的领导,因此他踢球并不是单纯为了生计。这些年,父亲的心脏病时重时轻,还曾一度病危,而母亲也被乳腺癌困扰。为了更好地治病,杜威把父母接到了上海,当时的主帅吴金贵还帮他联系医院。

一次申花到河南比赛,比赛头一天晚上回到老家的杜威跟领队请假。彼时上海二俱乐部合并,新老板刚刚驾到,队里规定不许外出,队员大多不敢造次,杜威却很坚持,原因是要去探望生病住院的舅舅。

杜威至今在上海与父母同住,他最听妈妈的话,母亲让他比赛完早早回家,以免惹是生非,他便很少出去喝酒泡吧。很多时候,不爱说话的杜威由母亲代为接受采访,而转会和留洋事宜也是母亲最终说了算。

杜威对待球迷态度相当友善。他和一个球迷从相识到朋友,现在球迷主动帮他打理博客。刚到凯尔特人的时候,当地的一个华商球迷请他吃饭,他二话没说就去了,结果还出了和“黑社会聚会”的新闻。

他与上海滩的记者们相处融洽,从未耍过大牌。现任《东方体育日报》副主编杜1999年还是报社实习生时就曾采访杜威,两年后杜威成名,杜也换了其他报社,再次见面杜威态度依旧,从没拿过架子。而沪上另一记者在杜威被队友怀疑时曾撰文暗示杜威家人生病急需用钱,因此的确有假球嫌疑。此篇文章一出,杜威立刻遭到媒体狂轰滥炸。换了别的大腕球员,很可能立即找记者算账,而杜威却什么都没做。

这一次,杜威却在沉默中爆发。“老实人终于被逼急了。”杜威的前国奥队友们如此评论杜威遭遇“电话门”。包括杜在内的几个和杜威相熟的记者几乎在过去半年里都听到过他的抱怨,陌生女子的电话骚扰除了破口大骂就是不出任何声音,杜威并没有采取行动,只是希望用接起电话不搭理让她多掏电话费进而知难而退,母亲实在气不过,也曾拿起电话,却也遭到辱骂。

在上海生活了10多年的河南人似乎被同化不少。过度的谨慎、隐忍难免就演变为软弱可欺,杜威在申花跌宕起伏的命运便是最好的例证。屡屡被怀疑清白,被下放预备队,在全队面前宣读道歉书,即使3个多月前还在被俱乐部质疑尽管申花每个有点名气的球员几乎都有被老板“修理”的经历,大腕诸如李玮锋也曾被老板治得不敢出声,但与杜威有关的负面新闻,似乎都是球队输球后他被当做替罪羊揪出来。这只羊从不做解释,当然也难逃再作羊的命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